追蹤
音無蘿的鸚鵡螺
關於部落格
仔細聆聽 就會遇見 海.......................
現在是12.19in高雄.期末考週要到了..聖誕賀圖完工.剛才又地震了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10000hit賀圖製作中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更新1篇網誌.0篇日記.2更相本................
  • 1563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RowKing-01鬼泣谷

 

 

-.一白刺進我的眼,痛..頭好痛...嗚…溼溼的從眼皮間隙滑下。

是溫熱的呀…這是跟自己一樣的東西
---一樣有溫暖的東西…

柔軟的觸感出現在腳邊,輕輕的摩擦過,好舒服…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

 

毛茸茸的小東西來到我的手邊,有個粗糙且濕軟在碰觸我的手。 



片段的影像流進來。
 

一隻比成人高上56倍的叉尾獅,白色的長毛染上斑點殷紅從嘴的附近尤其更甚,血紅著雙眼戒備著,怒視四方。

深怕足下的血泊又爬出些什麼,深怕被它護在懷裡就快要撐不住的小女孩捨什麼差錯。

「湛…你來找我了…」 

漸漸的適應了光線的刺眼,把鑽進懷裡的小貓蹭了蹭再摟的緊些。 

懷裡小小的騷動一下,沒多便就靜靜安份的窩著。 

女孩擁著這絲幸福微笑的闔上雙眼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喂!!尤金!好期待歐~不知道那裡會不會真的有”鬼泣聲”~!尤金~你看就在前面快到了!~!尤金快點啦!!!!... 

現在拉著我的聒噪傢伙是我的”姊姊”。 

雖然比我早個幾年出生,但卻長個與我極度相似的臉,大家都叫他”蔓茵”,但我私底下比較喜歡叫他 

「歐!痛…你幹麻打我…斯…」  

「什麼?再給我說一次! 

「阿哈哈~沒有啦!是你聽錯了啦! 

可恨…他又仗著比我高一個頭的優勢把我的衣服揪起來跟我嗆聲。 

你等著吧! 

哥哥說過男孩子只是長的比較晚些,過幾年我一定會長的比你高!到時候就知道我的厲害了… 

「看著你這張嘴臉,是不是又再偷說我的壞話阿…?」蔓茵把眼咪的更加的小狠狠勾視著他,一邊黑著臉說著一邊把他弟的衣服再往上揪的更高。 

「好啦!好啦!我『真的』沒有『再』說你的壞話了啦!」可惡在心裡再度咒罵… 

「快走吧!要不然會趕不上晚餐回去的,趕不回去就麻煩大了! 

「不要轉移話題! 

「是真的啦! 

「我還煮的勒!好吧!回去後不要給我亂說話,到時候若大哥怪罪於我,就為你是問! 

「唉…」身為這家的老三、他的弟弟真可悲阿~ 

「你又再想些什麼?! 

我還來不及反應,右邊的臉頰就與拳頭親密接觸 

「痛…」眼角因此而潤濕。 

 

走著走著,發現其實這裡四周的景物與其他山谷相去不遠,並不如傳聞中的可怕。 

這裡原本有個不錯的名字—沃達西西霧谷。 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有一些像是「鬼出沒」「自殺」……等等的傳聞出現。 

而後又有人在這霧谷因為濃霧迷路,之此又多了迷霧谷的稱號。 

此後要穿越霧谷時大家都會刻意繞路,雖然知情的人也就不再進入,但在裡面迷路的人們始終是下落不明。 

路過的人們總是會聽到好似迷途著們在裡面哀號著,往往復復始終沒能也無法離開,最終…只能化為怨念…徘徊…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喂!尤金,快過來! 

「怎麼了? 

「你看看這裡」峭壁上畫著深淺不一的刻痕,刻痕呈幾何狀在中心匯集成一個圓形,圓形的中心黑焦的部份像是被烙上了文字,手指輕觸即發散若隱若現的虹光,手再深入些探索 

「…那個,你看手伸的進去耶」 

「哪有?我的手伸不進去阿」蔓茵在壁面上摸索著,耐不住性子的敲擊的起來。 

當男孩的手在裡面亂伸時,一個白色物體,從他的手經過的地方鑽了進去。 

尤金慢慢著轉過頭望著他的姊姊支吾的說道「莫…剛才是不是有東西鑽進去? 

兩張臉發白的面面相覷。 

 

過了許久,比較快回神的茵突然正色的抓住他的弟弟的肩膀搖了搖。 

「聽著!...既然只有你才能進去,那你就連我的份一起進去吧!」語畢即往尤金的胸口大力一推。 

「什…什麼?!歐…好痛…死嬰靈你幹麻推我阿!很痛耶! 

剛才因痛而回神的尤金張開雙眼,發現自己好像已經進到壁面的另一面 

「這裡好暗…什麼都看不到」 

沿著身後的壁面慢慢起身,轉身正色,面對自己方才來的方向探索 

「怪了?剛才是從這裡進來的沒錯阿…

怎麼變成一道穿不過的牆了?」手一直不停的探索著壁面,一直無法像方才那般的穿過去.幾斯的不安蔓延了開來. 「…」 

想著想著也就無力的沿著壁面坐下 

 

過了許久,雙眼漸漸的適應黑暗。 

發現微微的光是從頭頂正上方發散下來的。
 

或許是因為太遠的關係,看到的只是一個白白的光點。

但想也知道以自己目前的一切,是沒有辦法不借外力就能上去。

若是大哥想必一定能輕鬆上去的吧
!但自己跟哥哥實在是沒得比差太多了。

尤金閉上
眼,深深的吸一口氣把方才的憂慮沉澱。  

再度張開眼 

「算了
.那裡就先不考慮了.先一直直直走看看好了.」希望能找到其他出口..

慢慢的把腳往前踏出

一步一步的挪著,踏著與盲人相似的步伐,怯生生的進入未知的黑暗。

「這裡還真暗阿」撐著眼,再次往那光源望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在確定自己的弟弟已經進去後,茵靜靜的在原地坐下。 

拿出為了應付狀況而準備的乾糧慢慢的咀嚼著。

以消去心中那股難以言盡的不安。

翼望自己的弟弟能完好的回來,一邊咒罵著那個要求自己要來這的傢伙。

說什麼一定要帶著尤金一起去
!原來是因為只有尤才有權力進去,還說什麼這麼做一定不會後悔的。

真是越想越火大,現在

他已經開始後悔了。

後悔方才推的那一掌,後悔相信那傢伙的自己。

自從得知嫂嫂流產後就第一次嘗到險失親人的不安

而今沒想到這麼快就是這個弟弟


手掌被指甲弄出血來

最後還是這樣
?

不顧顏面的吼出來「TMD!要是我弟有個什麼差錯,我才不管什麼契約不契約的,頂多就是不當女人嘛!變成四缺一的局面罷了,這個世界如何又怎樣?老不死的傢伙!到時候你就洗乾淨脖子等著!

狠狠的咬上乾糧洩恨,開始思考著要怎麼大鬧才能平復這次的損失。

但若是失去親人的那種仇、恨,恐怕是誰也無法撫平的。

一想到很可能會失去一個就連臉也長的極度相似有如半身的存在,又陷入無盡的自責中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完成第4次修改.完成度變高了才敢放上來<笑>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